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资料库

生产力

 
 
 

日志

 
 

政协委员雇凶杀害人大代表 千人签名呼吁严惩凶手  

2010-02-09 22:49: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协委员雇凶杀害人大代表 千人签名呼吁严惩凶手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1月14日15:04  《法律与生活》杂志

  本刊记者/沈雁冰

  究竟是怎样的宿怨,让一个身价千万的企业家十数年怀恨在心,因怨生仇,最后雇佣凶手,酿成血案?

 

  “186天,我是怎么熬过来的,每天我都是在痛苦中煎熬,我只有伤害我自己,自残。”芦丽华在法庭上摞起袖子,露出满是烟头烫过的伤痕。

  芦的丈夫蒋望楼在186天前死于一次“非命”——被4位尾随而至的打手,用铁管打击头部等部位而死。

  这起雇佣打手致人死亡的案件,因为雇凶者与被害者两人在当地的显赫身份,广受关注。

  雇凶者刘志刚为前任市人大代表、现任政协委员、市外来投资商会副会长、身价千万的企业家;而死者蒋望楼身份则是前任市人大代表、天罡拳拳师、拥有多家实业身价亦不菲的企业家。

  这起案件发生后,在当地影响甚大,成为街坊邻居谈论的焦点,当地网络论坛上也是众说纷纭。

  2009年12月14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建德开庭审理了此命案。庭审当天,能容纳200多人的审判庭座无虚席,过道及法庭门外也站满了人。

  两位功成名就的企业家,究竟为何水火不容,导致血光之灾呢?

 

  别墅门前血案

  血案发生在半年前,但时至今日,当天的“惨状”仍在芦丽华脑海中清晰如昨。

  2009年6月11日,傍晚4点50分左右,浙江省建德市寿昌镇金犁江苑9号别墅。

  芦丽华跟往日一样,等着丈夫蒋望楼回来吃饭。灶台上正小火炖着她丈夫爱吃的排骨炖香干,芦丽华坐在客厅沙发上。

  此时,芦听到了熟悉的汽车门锁落下的声音,但随即传来的惨叫声让她的心“腾”一下跳了起来。

  跑去开门的芦丽华看到了悲惨的一幕,丈夫正被4个黑衣人用铁棍殴打。芦丽华边喊叫边开铁门,一时心急门却打不开。

  芦丽华看到丈夫倒在车库旁的地上,打手随即登上一辆尚未熄火的汽车而去,留给芦的只是几个黑色的背影,“他们几个人哗哗地跑了,穿一身黑,留平头”。

  “像武打片一样”,绿化工人蒋志华目击了这一场面。当时蒋正在一棵桂花树下拔草,百米外的喊声惊动了他。

  蒋志华回忆,“当时是4个黑衣青年,手持铁棍,劈头盖脑砸向老蒋”,被打时蒋望楼毫无防备,只听到他在喊“你们干什么”。

  蒋望楼的堂弟,家在别墅旁的公寓里,事发前几分钟刚刚上楼。听到喊声的他从窗户往下看,看到蒋望楼已经倒在地上,“完了,出事了”,他赶紧跑下楼。

  芦丽华追着汽车跑,一直追到很远,眼见追不上,心急火燎地她赶紧跑回来看丈夫。

  此时,听到叫喊声的周围邻居都已在事发现场。一位在路旁给围墙上油漆的工人回忆,当时看到蒋望楼的车后跟着一辆车,“还以为是老蒋家来客人了”。

  “那样子要多惨有多惨,鼻子流血,眼睛往外凸,手肿起来,左右太阳穴鼓起很大的包,头上凹进去的,一条坑,棍棒打后没有弹起来”,芦丽华向记者哭诉当时的惨状。

  随即蒋望楼被送往一江之隔的建德市第三人民医院,急诊室医生查看伤势后,告知家属,“要有心理准备,可能会起不来”。

  随后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病情危险,随时可能脑血发展,可能呼吸心跳停止”。

  当晚,家属将蒋望楼转院到金华市第一人民医院,此后几天从杭州、上海、北京等地请来的专家也回天无术。

  6月18日,蒋望楼被宣布死亡。

 

  凶手逃亡缅甸,12天被抓

  光天化日下的血案,立即在当地引起轰动。

  死者蒋望楼,是当地一名颇有名望的私企老板,在建德寿昌镇及江西都有工厂,也是建德市第十二届人大代表。在上世纪80年代武术盛行年间,蒋望楼还是当地天罡拳的宗师,徒弟众多。

  情杀,仇杀,抢劫杀人……一开始接触此案的警方也一筹莫展。

  建德警方在接受电视媒体采访时介绍,“从相关的访问情况来看,这伙打手明显不是临时起意,很明显是针对他(蒋望楼)而来的,临时起意可以排除,那么情杀有没可能呢,经过了解,死者作风比较正派,为人也比较低调,也不存在男女关系各方面的感情纠葛,于是我们重点怀疑可能存在仇杀”。

  根据现场群众反映,凶手逃跑时乘坐一辆本田奥德赛轿车的细节,警方查看了案发现场附近的监控器。

  在案发时间内,只有一辆奥德赛轿车出现,“而车牌却是用‘百年好合’、‘永结同心’粘贴住的”。

  一所中学门口的监控设备记录下了,这伙凶手传递铁棍,然后尾随的过程。

  通过对监控摄像前后对比,警方发现,这辆车系永康牌照。

  此时,经过排查,一个重要线索浮出水面,兰溪市一位名叫刘志刚的企业主在多年前曾和蒋望楼有过矛盾。

  警方调查发现,刘志刚和一个名叫吕开端的人关系密切,而吕正是永康人。而且在案发后,吕开端就神秘失踪了。

  刘志刚和吕开端的作案嫌疑迅速上升,为了不打草惊蛇,警方对刘志刚进行暗中监视,同时追查吕开端的下落。

  6月13日,一个好消息传来,吕开端订好了上海飞往昆明的机票,然而吕开端并没有登机。

  警方通过上海虹桥机场的监控发现,与吕开端在一起的还有3名男子,而这几个人的身影与打人的凶手特征相符。

  6月16日,建德警方接到消息称,嫌疑人在云南出现。

  正在警方对这几名嫌疑人加紧追捕时,6月19日,也就是蒋望楼死亡后的第二天,刘志刚向警方投案,并交代了自己就是雇凶者,打人行凶正是吕开端等人。

  然而,吕开端等人此时已经逃往缅甸境内。6月23日,从缅甸传来好消息,4名嫌疑人全部被抓获。

  此时,离案发已经过去12天,建德警方前后跨越大半个中国,行程5000公里。

  6月24日下午,办理完移交手续,警方将吕开端等4名嫌疑人押解回建德。

  归案后,4名嫌疑人对持铁管行凶致蒋望楼死亡的事实供认不讳,随即被警方刑事拘留。

  截至2010年1月上旬,除归案的刘志刚、吕开端等5人外,尚有一名嫌疑人在逃,已批刑拘上网追捕。

  此时,案情基本明了,刘志刚雇佣吕开端等5人,提前踩点,携带铁棍,尾随跟踪蒋望楼,乱棍击打之下,致蒋死亡。

 

  是什么样的仇恨,让刘志刚下此狠手呢?

  刘志刚,1958年出生,建德寿昌镇人,在与建德市相邻的兰溪市境内办有易方塑料有限公司,同时亦是兰溪市前人大代表,现政协委员、市外来投资商会副会长,资产数千万。

  在这个县城,刘志刚的身份足够显赫,然后他却走出了这危险的一步。

  据刘志刚自己的交代,是多年前的积怨让他想“教训一下蒋望楼”。

  回溯到计划经济时代,刘志刚和蒋望楼都是建德石粉厂职工。

据石粉厂原员工说,当时石粉厂购买北京一家化工学院的配方,发展势头很好,是当时全国最大的母料生产厂之一。

  档案显示,刘志刚1975年下乡,1978年招工进入建德县砖瓦厂工作,1984年调入石粉厂工作。

  让刘志刚耿耿于怀的事件发生在1991年。此时,刘志刚是石粉厂的供销员,蒋望楼是科长。

  刘志刚称:“其中有一件事情,就是说我把厂里的技术偷卖到外面去,我说我技术都不懂,怎么偷卖到外面去呢?他 (蒋望楼)也不管,逼着那个厂长,说我有那样的事情,当时厂里还下了文件,说我吃里扒外,我就打了报告,我要求辞职,但蒋望楼不愿意我辞职,一定要把我开除。”

  对于此事件,蒋望楼的妻子芦丽华则另有一种说法,“蒋望楼曾经跟我说起过这个事情,刘志刚当时把厂里的配方偷卖出去,那属于商业机密,当时厂里要把他送到相关部门,这样的话要被判刑的,当年我老公觉得刘志刚还年轻,说让他自动离职比较好,刘志刚现在反过来这样说,是在为自己的行为开脱。”

  查阅当年的档案材料,基本可以还原当年的事件经过。

  1991年8月28日,石粉厂“两委”扩大会议的档案显示,当时会议的主题是讨论“罗某、刘志刚‘吃里扒外’ 行为”。文件称,罗、刘两人协助,指导温州吴某上母料产品,解决质量问题,给企业造成严重损失。当时厂里找到刘志刚,但“当日刘志刚态度极端傲慢,拒绝回答”。

  档案显示与会人员各抒己见,有人甚至称,“根据性质、后果,怎么处理都不过分,都弥补不了石粉厂的损失”。此次两委扩大会议,共有9人参加,但与会人员中并没有蒋望楼。

  1992年5月1日的石粉厂文件显示,“自今年三月份以来,刘志刚无视厂规厂纪,连续旷工达36天,为严肃纪律,根据《企业职工奖惩条例》第18条规定,决定予以除名”。

  相关档案还显示,当时因为“出卖本厂技术和配方”而被解除劳动合同的人不止刘志刚一个,而同期离职的人则至少有5个。

  从此以后,两人分道扬镳,刘志刚在外办起了自己的企业,而蒋望楼在1996年升为厂长,2000年企业改制时,蒋亦在外面办起自己的工厂。

  此后的一次斗殴事件,让刘志刚更加心怀怨恨。

  按刘志刚的说法,“他(蒋望楼)也出来办厂了,他认为有些业务单位是他的,说你刘志刚是不能去做的,我说生意,自己做自己的,我肯定认为自己没有错的,结果他叫来一帮人赶到我们厂里,把我们的人打了一顿,打得三四个人住院”。

  当地派出所随后对这起事件进行了调解处理。蒋望楼并没有出现在现场,但打人的两个人是他的徒弟,刘志刚认为“ 这件事和蒋望楼脱不了干系”。

  再后来,刘志刚趁着兰溪市一次招商引资的机会,将企业搬到了兰溪市。在兰溪,刘志刚“青云直上”,先后当选市人大代表、市政协委员,同时担任外来投资商会副会长,身价也逐年高升。

  尽管如此,但刘志刚的心结一直未能解开,终致酿成血案。

 

  1500多人签名呼吁严惩凶手

  2009年12月14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震惊当地的故意伤害(致死)一案。

  法庭上被告人的陈述,让这起血案的来龙去脉更趋明晰。

  2008年间,刘志刚与吕开端在车上,无意间提起“要报复仇人”。

  随后,吕开端四处物色人选,他找到了黄某,周某,陈某等4人,这4人平均年龄不到30岁。

  2009年6月10日,刘志刚带领吕开端对蒋望楼及其车辆、工厂、上下班路线进行“踩点”熟悉。

  刘志刚告知吕开端:“这个人(蒋望楼)从小学武的”,“在寿昌有很多徒弟”、“教训他的时候多叫几个人”、“ 教训的时候要小心点”。

  刘志刚在事前支付了2万元给吕开端等人,案发逃亡途中,刘志刚通过银行打了10万元给吕等人。

  6月11日,血案发生,尸检报告表明,被害人蒋望楼“系遭钝性外力作用致颅脑严重损伤引起中枢神经系统功能衰竭而死亡”。

  此案在当地反响巨大,有1500多名群众签名呼吁,要求严惩雇凶者刘志刚。

  一位庭审旁听人员认为,雇凶者刘志刚目无法纪、主观臆断、心胸狭窄,是酿成这个惨剧的根源。

  检察机关对此案的起诉定性为“故意伤害(致死)”。来自浙江大学法学院和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的数名专家,在庭审后对此案进行研究论证认为,全案应定性为故意杀人罪。

  为什么17年来怨恨越积越深,刘志刚对“报仇”仍念念不忘?来自浙江工业大学的一位专家认为,根据歪曲心态学理论和犯罪心理规律,报复念头积压的时间越长,其积累的动能就越大。

  在此案的刑事附带民事庭审中,由于悲愤,蒋望楼妻子芦丽华在法庭上多次情绪失控。对于失夫之痛的芦丽华来说,过往的186天,她是数着日子过的,“我只是为我丈夫讨一个公道,我也不要什么民事赔偿,我强烈要求法院判处刘志刚死刑立即执行,刘志刚身为政协委员也好,拥有数千万家产也好,你有权利剥夺一个人的生命吗?!”

 

  编后:

  近几年来,发生在全国各地的富豪雇凶杀人案让人触目惊心。

  像本文提到的血案,刘志刚不仅毁了死者一家的幸福,也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及家庭幸福,同时也让5个被雇佣者的家庭蒙受悲痛。

  但愿,这样的悲剧往后不再上演。

  如果刘志刚用“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心态来为人处世的话,那么这起本不该发生的血案也就不会发生了。

  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再大的宿怨,也不能剥夺一个人的生命。

  评论这张
 
阅读(236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